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逍遥兵王 > 第420章 新的传奇

第420章 新的传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罗宗主!”
  
  秋玥立刻就辨别出那个声音的主人。
  
  “天罗宗主,你不要血口喷人,唐承风他们是我们问情宗的贵客,你无权干涉!”
  
  秋玥上前几步挡在唐承风面前。
  
  在世俗界的时候,唐承风救了她不止一次。
  
  眼下天罗宗主发难,作为临天域的人,她当然要保护唐承风他们。
  
  然而,她话音刚落,那座大殿里却传出一阵不屑狂笑。
  
  “哈哈哈,问情宗?你们问情宗马上就要被从临天域除名,你还好意思再提?”
  
  “除名?为……”
  
  秋玥没想到他们才离开一段时间,怎么临天域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她正要询问原因,但是却被身后的唐承风一把拉住。
  
  秋玥诧异回头,见对方用眼神示意她没必要再多费口舌。
  
  其实这些秋玥想不明白,但是唐承风一个外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在八岭古城,另外两宗能对秋玥和她师弟下手,就足以说明一切。
  
  再加上从长袍老者那里得知道门千年来的恩怨,唐承风对于眼下天罗宗主能说出这样的话和他们做出的这些事一点都不意外。
  
  示意秋玥站到自己身后,唐承风往前几步,面无表情开口。
  
  “我三天前说过,天罗宗和玄符宗所有人要在此跪迎老魔前辈的石像!”
  
  “放屁!那个老魔头死有余辜,他坏了我们道门千年的名声,竟然还要我们向他的石像下跪,呸!”
  
  唐承风话音刚落,大殿里立刻传出鄙夷之声。
  
  “小子,老魔头的孽账,我们临天域自会清算。你打伤我们临天域的人,我们都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自己闯进来,今天我就要让你有来无回!”
  
  天罗宗主的声音忽然变得气急败坏,仿佛恨不得立刻将唐承风碎尸万段。
  
  “好!很好!你们刚才放弃了最后一次跪下求饶的机会!”
  
  唐承风面色阴沉,嘴角浮起一抹森冷笑意。
  
  既然他们不珍惜下跪的机会,那以后也永远不用了。
  
  “人屠!天罗宗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唐承风淡淡开口。
  
  杀气霸露!
  
  话音未落,身旁的人屠已经消失在原地。
  
  在唐承风安排其他事项的三天里,人屠也没有闲着,在妖屠的帮助下,所受的内伤已全部恢复。
  
  以人屠的实力,对付这些人足够,所以唐承风不着急亲自动手。
  
  然而,就在人屠就要冲进大殿瞬间,却异变突生。
  
  几道金光突然从不同方向飞出,目标直奔人屠。
  
  嗡!
  
  下一秒,人屠疾驰而上的身影忽然停住,这时唐承风才看清那几道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原来是几道虚空八卦印,这是灵符师的独门绝技。
  
  不过看眼前这几道八卦印的气势,显然施展之人的实力非同小可。
  
  哪怕是修武门派的那些门主,也不会有如此浑厚的气息支撑。
  
  不用多想,唐承风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道门三宗,除了秋玥他们的问情宗,还有另外两宗。
  
  天罗宗以修行功法为主,以息驭符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
  
  那么眼下阻拦人屠去路的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了。
  
  玄符宗!
  
  唐承风正要出手,不料忽然一只柔软的手摁住他的肩膀。
  
  “我来吧!”
  
  皇甫柳烟是一群人中除了唐承风之外,唯一的灵符师。
  
  而且她们跟着来,是想为唐承风做些什么,而不是来当拖油瓶的。
  
  “你……”
  
  “没事,就当练练手,我这几个月也没闲着。”
  
  皇甫柳烟看出唐承风眼神里的担心,立刻开口打消对方的顾虑。
  
  说完,提气朝着人屠的方向疾冲而去。
  
  “白虎!”
  
  “风哥吩咐!”
  
  “如果她们几个受一点伤,我拿你是问!”
  
  话音落地,白虎还未做出回应,唐承风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
  
  他不是不相信皇甫柳烟,只是临天域不同于世俗界。
  
  唐承风之前已经跟天罗宗的大长老还有谷怀仁交过手。
  
  虽然将二人重伤,但唐承风心里却十分清醒。
  
  如果不是老魔前辈的毕生修为,他恐怕连重伤的机会都没有,会直接被二人打死。
  
  所以,眼下看着皇甫柳烟冲过去,唐承风也紧随其后。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四道八卦印分别从四个方向,除了后背,人屠的去路被全部封死。
  
  甚至连头顶都不放过。
  
  砰!
  
  人屠一掌向前轰出,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面前的八卦印竟然纹丝未动。
  
  不仅如此,原本只是泛着金光的符印,在经受人屠强横一击后,竟然开始缓缓转动。
  
  人屠略微诧异,紧接着就要轰出第二掌,这时皇甫柳烟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不要硬攻,这是御息符,会吸收力道化为己有,你越发力,最后只会脱力而亡。”
  
  “那怎么办?”
  
  人屠回头,发现唐承风也一起跟了过来。
  
  如果换做之前,就凭这点小儿科的伎俩也想拦住他。
  
  简直是痴心妄想!
  
  但是自从神域大战后,他们七屠都元气大伤。
  
  其他五位不知道,他跟妖屠奉命来到地球上保护少主。
  
  这里灵气稀薄,这么多年来,他们二人的修为恢复缓慢。
  
  临天域毕竟不是世俗界,道门也远非修武门派可比。
  
  虽然这几道灵符暂时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但人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冲破这些阻拦。
  
  “只能以符化符,只是……”
  
  “只是什么?没关系的,直接说。”
  
  唐承风不知道皇甫柳烟在担心什么,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即将从大殿中冲过,急忙催促道。
  
  “只是我的武息不足,想要破开这几道灵符,必须要跟施符之人实力相近才行。”
  
  那天在八岭古城,皇甫柳烟和苏子染提前被妖屠带走,所以她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最后只是看到唐承风平安无事,也并没有多问。
  
  “怎么做?”
  
  唐承风朝大殿方向看了一眼,立刻开口。
  
  “嗯?”
  
  皇甫柳烟一时愣住,不明白唐承风在说什么。
  
  “快点,没时间了,你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
  
  对方显示想通过这几道御息符来困住他们,唐承风当然不会让对方得逞。
  
  这时,皇甫柳烟也感知到来自大殿方向的危险,急忙将破解的方法告知唐承风。
  
  时间紧迫,唐承风不待皇甫柳烟说完,对方一边说,他便一边按照所交代的凭空画符。
  
  “今天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伴随一声暴喝,一位身着长袍的白发老者来大殿飞出,出掌直冲三人而来。
  
  与此同时,在石台周围的房顶,数十名黑衣人也瞬间跃出,攻击目标只有一个!
  
  先用御息符将人困住,然后再以乱掌合击。
  
  天罗宗和玄符宗摆明一上来就是来报仇的。
  
  不仅报仇,他们还要致唐承风于死地。
  
  如果世俗界的人打伤了他们的人,然后却跟没事人一样,那以后谁还会服道门?谁还会服临天域!
  
  所以,这一战即是生死之战,也是立威之战!
  
  只可惜……
  
  他们选错了对手!
  
  皇甫柳烟刚说完,只见唐承风掌心竟星芒闪烁。
  
  随即,数道像长剑一样的银光骤然成型。
  
  “破!”
  
  唐承风暴喝一声,双手猛地向前方退出。
  
  锵!
  
  随着几声刺耳的破空声,原本挡在三人前方头顶和左右两侧的旋转八卦印瞬间消失。
  
  于此同时,在大殿深处,外界看不到的地方。
  
  一位枯瘦老者盘膝而坐,双手环聚在胸前,一个半透明的金色八卦印缓缓旋转。
  
  忽然,枯瘦老者身子一震,一道银光从符印中穿出,直接刺进老者胸口。
  
  “噗!不可能,这不可能……”
  
  枯瘦老者随即一口精血狂喷而出,脸上写满难以置信。
  
  他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破掉他的御息符阵。
  
  更让他绝望的是,他竟然在对方的真气中感知到一些魔功的气息。
  
  天罗宗和玄符宗一直都将祖师爷的三师弟视为大魔头,所以他们对这种敌对的气息尤为熟悉。
  
  可是,那个魔头不是早就死了近千年吗?
  
  又怎么可能……
  
  枯瘦老者这时才终于相信使者谷怀仁说的那些话!
  
  刹那间,他彻底放弃了抵抗,受了重伤的他也渐渐眼神失去了光华。
  
  一代临天域枭雄,就这样在受伤之后,被活活吓死!
  
  ……
  
  天罗宗主很有信心一招之内将三人解决。
  
  但,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玄符宗主倾尽毕生功力施展的御息符阵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轻松破开。
  
  之所以震惊,是因为哪怕就算是天罗宗主,也根本无法做到这些。
  
  他哪里知道,传承了老魔前辈毕生修为的唐承风,别说是对付他们,就是他们的祖师爷来了,也照虐不误。
  
  当御息符阵被破开瞬间,人屠像是一道闪电,立刻升腾而起。
  
  天罗宗主躲闪不及,只好正面与人屠硬碰硬。
  
  轰!
  
  两个超级高手交锋,强横的真气碰撞立刻引发猛烈冲击波。
  
  四面八方那些还没落地的黑衣人瞬间被波及,在半空中翻滚着砸向地面。
  
  一个照面,人屠竟捎带将道门的黑衣高手们团灭。
  
  天罗宗主本来注意力都在唐承风身上,可是当和人屠交手瞬间,他立刻预感到更大的危险。
  
  对掌之后,天罗宗主身形在半空中摇晃了几下,正准备提气再攻时,天罗宗主却忽然睁大眼睛,身子有些不受控制。
  
  人屠办事一向简单粗暴,在出掌瞬间,他飞快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把扣住了天罗宗主的脖子。
  
  惊恐的天罗宗主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人屠忽然单臂发力,紧接着整个人飞快往地面坠落。
  
  坠落的同时,人屠单手将天罗宗主摁向地面方向。
  
  嘭……
  
  两人如疾射的炸弹一般,飞速砸向石台。
  
  哪怕是距离几十米开外的苏子染她们,都明显感觉到地面一阵发颤。
  
  狂猛的力道在石台上硬生生砸出一个大坑,被力道激起的石灰粉尘半天无法散去。
  
  有几个黑衣人强忍着伤势起身,想要查看宗主到底怎么样了。
  
  忽然,一团东西被人从石坑里扔了上来。
  
  定眼一看,竟然是天罗宗主。
  
  此时的天罗宗主哪里还有临天域至尊强者的风范,披头散发嘴角渗血,俨然一副重伤的样子。
  
  “少主,要不要杀了他来祭石像?”
  
  人屠这次没有直接痛下杀手,而是将天罗宗主打个半死,然后询问唐承风的意见。
  
  “他不配!打断他的双腿,对着前辈石像罚跪一年!”
  
  唐承风居高临下看着狼狈不堪的天罗宗主。
  
  他们祖师爷欠下的生死债,总归有人要来还的。
  
  但如果一掌杀死对方,未免太便宜他们了,怎么能对得起老魔前辈千百年来所受的折磨。
  
  不可一世的天罗宗主就这样被摆平。
  
  很快,当其他人发现了的已经死在大殿里的玄符宗主,曾经不可一世的天罗宗和玄符宗剩下的其他人立马服服帖帖。
  
  不服不行啊!
  
  两大宗主联手,而且还有数十位临天域超级高手助阵,竟然都不是对手。
  
  他们倘若再反抗,没有任何意义!
  
  唐承风没有理会那些残兵败将,让白虎背起老魔前辈的石像,在秋玥的带领下,一行人立刻前往问情宗。
  
  问情宗主看到秋玥平安归来先是一愣,随即听说事情的经过后,顿时觉得不可思议,随即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秋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好几分钟,问情宗主才猛然回过神来。
  
  急忙向唐承风道歉之后,然后示意唐承风一行人跟着她去一个地方。
  
  问情宗后山禁地!
  
  在秋玥的印象里,这里只有历代宗主才有资格进入,不知道师父怎么今天突然带他们过来是意欲何为。
  
  唐承风心里也好奇,途中他用眼神询问秋玥,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在问情宗主的带领下,一行人一直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一直到前方没有路才停下。
  
  不用问也知道,这里肯定是问情宗禁地的腹地。
  
  唐承风不明白,问情宗主为何要带他们来这里。
  
  “你们看那是什么?”
  
  随着问情宗主的指引,唐承风将目光投向前方的石壁。
  
  刚才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问情宗主身上,一直都在好奇对方为何要带他们来这里,所以对周围的一切并没有太在意。
  
  眼下经对方一提醒,他们才发现,面前的石壁中竟然有一座石像。
  
  跟老魔前辈的石像不同,问情宗禁地的这个石像却是个女的。
  
  “这是?”
  
  唐承风诧异开口,但其实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些什么。
  
  “她是我们问情宗的祖师!”
  
  问情宗主开口回道。
  
  “当年,三师祖离开以后,师祖悲痛欲绝,但她却并没有就此抑郁一生,师祖知道三师祖的苦心,知道三师祖是不想拖累她,于是师祖潜心修炼,一手创建了问情宗。”
  
  “她老人家曾留下训诫,如果哪天三师祖回来了,问情宗就是他的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