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你不值一提 > 149章 结局

149章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衍希走后,我转头看了会儿窗外,接着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时间不是太长,因为陆行洲很快便来了。
  
      他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显然是从公司直接过来的。
  
      我的精神愈发有些不好,想仔细看看他,却觉得头似千斤重,怎么也不得劲儿。
  
      陆行洲在旁边坐下,握住我的手。
  
      “感觉怎么样?”他问我,声音模糊的有些不太真切。
  
      我努力回答一句:“还好。”
  
      “方医生从国外请来了他的一个弟子,很有名的脑科医生,到时候会主刀为你做手术。”陆行洲的手紧了紧,“这次不准再说不做手术的话,无论……无论结果怎么样,都要试试。”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都有些轻颤,但极力压抑着,而我又何尝不知道他的想法。
  
      其实他比我还要怕这场手术,一个不走运,我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
  
      我倒是还好,就算是最差的结果,也什么都不知道了,痛苦的只会是剩下的人。
  
      他们要是面对那样的场景……要怎么办啊。
  
      可我更知道,这场手术无可避免,因为医生断言,要是再拖下去,我活不过三个月。
  
      三个月,还是一辈子,是一场危险的赌博,我们都是这当中的赌徒。
  
      我几乎没多想就点点头:“好,听你的。”我想赌一回。
  
      “枣糕我给带过来了,刚出炉的,现在想吃吗?”他的嗓音有些哑。
  
      我则是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吃了,我想睡觉了。”
  
      “好,我在这陪着你。”
  
      “行洲……”
  
      “嗯。”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
  
      “行洲……”
  
      “嗯。”
  
      之后我又叫了他几声,他每次都耐心地应着,不过一声比一声低,一声比一声哑。
  
      ……
  
      在这之后的第三天,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但模模糊糊地能感觉到身边站着几个人。
  
      陆行洲自是不必说,好像还有夏侯春,还有另外几个。
  
      我还想多看看,不过眼前越来越白茫茫的一片,到最后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许多年前,我跟爸爸一起站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结果的到来。
  
      后来医生走出来,一脸遗憾地告诉我们那个结果,我只觉得天塌地陷一般,要不是有爸爸抱着我,我不知道要怎么走向自己的未来。
  
      这一回躺在手术床上的人变成了我,我突然懂得,比起外面的人的心焦不安,其实我跟妈妈才是最痛苦的那一个。
  
      因为怕自己醒不来,因为怕自己好不了,那样的话,我们爱着的人要怎么办。
  
      要是没了我们,他们还能开开心心地过完剩下的时光吗?
  
      妈妈,要是你能听到的话,拜托一定要保佑我。
  
      我不想死,我想好好活着。
  
      我想陪着那个人,一起走完这一生。
  
      ……
  
      半年后。
  
      南城的夏总是来得特别早。
  
      往往是刚刚脱下厚重的棉服,没几天就烈日当头,行人都换上了单薄的衣衫。
  
      我想也换,整日捂得严严实实的,我都觉得自己身上要热的起疹子了。
  
      但某人怎么样都不许,只要有他在,我就得跟别人生活在“两个季节”,美其名曰春捂秋冻,实际上就是他的控制欲太强,控制狂!
  
      跟夏侯春见完面之后,我气呼呼地回到家,又气呼呼地上了二楼,回到房间掀开被子不满地躺下。
  
      不多久我感觉到身边的床位也陷了下去。
  
      “陈嫂做了鱼头豆腐汤,还有鲜笋排骨汤,起来喝一点。”他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确实是有些饿了,但是还生着气呢,我可不能为了两碗汤就没出息地先投降。
  
      轻咳一声之后,我硬邦邦地说:“摸什么摸,都没头发了。”
  
      半年前做手术的时候,头发什么的早就给剃了,到现在才长出一指多的长度,跟个假小子似的。
  
      而且脑后右侧有一条特别明显的疤痕,我自己摸着都觉得难受,更别提看着的人了。
  
      我将被子往头上蒙去,不想让人看着我这么丑的样子。
  
      陆行洲见状忙将被子拽下来,怕我闷着。
  
      现在他真是事事紧张过了头,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小问题,都让他当个大文章来做。
  
      我知道他这是担心我,虽然这样的担心时常让我有些招架不起,可细想一下,还是觉得足够幸运了。
  
      我从那场手术中挺了过来,术后恢复的效果也不错,当真是幸运极了。
  
      顿了顿,我埋进陆行洲的怀里,闷闷地说道:“行洲,我现在脾气是不是太不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