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茵教父 > 第444章 中间派

第444章 中间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场发生在深秋中午的一场比赛。
  
      当韦伯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时间正好是在下午15点多,而凑巧伦敦这几天天气都不错,有点热,再加上白鹿巷球场三万多名球迷过去两个小时不间断的欢呼声,让白鹿巷球场内的温度只能用酷热来形容。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温格听到韦伯哨声的那一刻,他却有一种从心底里发寒的森冷。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球队跟托特纳姆热刺之间的差距,竟然拉大到这种程度了?
  
      从上半场势均力敌,甚至阿森纳还稳稳占据上风的i到下半场峰回路转,连丢四球,变成了这让温格自己都陷入了迷惘,因为他真的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托特纳姆热刺的实力已经超过了阿森纳,尤其是进攻。
  
      随着维埃拉、皮雷、亨利、永贝里等老一辈球星的离队,随着吉尔伯托·席尔瓦的失宠,阿森纳队内逐渐走起了年轻化改造,如果是对英超中下游的球队而言,阿森纳靠着娴熟的控球体系,确实是有一定的优势,毕竟哪怕是年轻球员实力也都不俗。
  
      可遇到托特纳姆热刺,温格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无能为力了。
  
      站在温格旁边的佩特·莱斯把教授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倒是不觉得阿森纳的实力跟托特纳姆热刺的实力对比是如果真正以实力来算的话,最多就是这才是一个合理的比分,但关键问题是,阿森纳上半场拼得太凶了。
  
      作为温格的得力助手,佩特·莱斯很清楚温格的缺点,教授的战术素养绝对不比任何人差,他有着出类拔萃的战术知识,同时他非常善于打造球队的传接球体系和进攻套路,所以阿森纳一旦打顺了,往往都是摧枯拉朽的进攻。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建立在阿森纳打顺的情况下。
  
      可问题是,除非你遇到实力远不如你,或者是战术上犯了重大错误的球队,否则的话,任何对手都会根据你的战术来进行针对性布置,甚至哪怕是到了比赛中,都会采取一些变化。
  
      温格是属于学院派,非常注重球队的战术体系的完整性,所以哪怕他在比赛中的换人,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影响到球队的战术体系,所以他的换人变化很少,一般都是针对状态不好,表现不够出色的位置进行换人。
  
      如果用专业点的词汇来形容的话,温格是希望以局部性的换人来推动全局变革。
  
      但有另外一种主教练,他们的换人更多的是从结构性方面入手,例如弗格森,他是这方面的天才,他在战术体系构建方面是软肋,但他有着非常敏锐的战术嗅觉,所以当年三冠王后,他直接引进贝隆,要进行大陆化改革。
  
      当叶秋来到英超,带来了四线谱改革,并总结出,通过无球跑动,在中场制造比对手多一个人,这一著名言论的时候,弗格森第一个跟着叶秋进行改革,并且将曼联的阵型彻底打破重建,但他没有完全按照叶秋的方向去走,而是自己摸索前进,打造属于曼联自己的战术。
  
      过去的这些年,你可以说弗格森走了很多冤枉路,但你却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曼联确实是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足球道路,也打造出了最符合曼联气质和精神的战术。
  
      相对来说,切尔西的主教练穆里尼奥对战术嗅觉也同样很敏锐,但他的冒险和投机性太强,所以他的换人调整很多时候未必能够像弗格森那样老道,甚至有的时候会适得其反。
  
      如果说温格是带着一点理想主义,强调战术体系的学院派,那么弗格森和穆里尼奥相对来说就好像是现实主义派别,跟温格不同的是,他们执教球队更多的都还是出于现实目的,甚至于战术体系对他们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只要能够取胜,他们不在乎用什么战术。
  
      或者可以这么说,温格是坚持以我为主,弗格森和穆里尼奥则是有点倾向于因敌制宜。
  
      但也还有另外一种主教练,他们很特别,正好夹杂在学院派和现实派中间,他们很重视战术体系的构建和维持,也有属于自己的战术理念,并坚持自己的战术思想,但他们又会根据对手而进行适当的变化和调整,而且他们也都有着很出色的战术嗅觉。
  
      叶秋和贝尼特斯就属于中间派。
  
      纵观叶秋和贝尼特斯可以说是英超最强调协同作战的两名主教练,当年贝尼特斯的利物浦和叶秋的切尔西,就被看作是英超最强调整体性的球队,而现在穆里尼奥沿袭了叶秋的这一特点,而叶秋则是在托特纳姆热刺重新构建了一个新的整体。
  
      但两人又有点不同,贝尼特斯强调的是细致,他的战术以非常非常苛刻的要求著称,甚至有不少人都觉得,他对球员的要求就是近乎机械人一般,让球员在球场上机械的执行他的战术要求,而他也对每一场比赛的布置细致到了繁琐的地步。
  
      可叶秋就相反,当初他在切尔西的时候,对战术细节要求也很高,可来到托特纳姆热刺之后,他开始打造一个更加开放性的战术平台,他非常强调目的性和创造力,他主张在球队统一目标和思路的情况下,所有球员都能够采用一种开放性思维来引导比赛。
  
      但不管是叶秋还是贝尼特斯,他们都很坚持自己的核心理念,同时也有着很强的战术嗅觉,甚至不惜为此而冒险。
  
      叶秋这一场比赛的首发战术很被动,他确实是被温格给压制了,但很快他就把握住了温格战术中最大的软肋,那就是体能的消耗会很大,尤其是考虑到阿森纳队内都不是体能超群的球员,采用这样的战术到了下半场会非常被动。
  
      如果是正常的主教练应该采取堵的做法,就是遏制阿森纳,但叶秋却反过来,任由你控球,任由你攻,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拖垮你,进一步消耗你的体能,甚至上半场丢多少球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拖垮你。
  
      这是一种非常冒险的做法,因为可能上半场托特纳姆热刺根本就守不住,但切赫出色的表现,至少在上半场两次拯救了托特纳姆热刺,所以叶秋赌赢了
  
      到了下半场,阿森纳的体能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叶秋又在第55分钟连换两人,这让温格陷入了犹豫,但这两次换人是有预谋的,没有太大的风险,因为那时候阿森纳的体能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换人上来就是要进攻。
  
      对于当时的叶秋来说,只要进攻能够奏效,后防线的压力可以忽略不计。
  
      相对来说,温格的换人就显得有点谨慎,甚至可以说是保守,换上亚历山大·宋是想要加强防守,但喀麦隆国脚面对托特纳姆热刺的进攻,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水平,而换上本特纳,也同样没有在进攻端给托特纳姆热刺施加压力
  
      但同时也必须要看到的是,阿森纳的板凳厚度确实是太薄弱了,这已经成为了温格球队最大的瓶颈,因为没有足够雄厚的板凳厚度,主力阵容完整的时候你可以表现得很好,可一旦到了冬歇期后,那你将遇到最大的考验。
  
      贝尼特斯在利物浦则是有点相反,西班牙人总是喜欢从一开始就打轮换,阵容一天一个变化,球员也是变来变去,让人捉摸不透,可这支球队每每总是在后半程发力,就是因为轮换出来的效果,但也很容易导致利物浦前半程成绩不稳定而丢分过多。
  
      叶秋很重视球队的构建合理性,如果仔细剖析托特纳姆热刺的阵容,就不难发现,这支球队的板凳厚度实际上很强,虽然不如切尔西的替补席上球星云集,但实力也不俗。
  
      锋线上走了范尼,但有卡瓦尼和卡罗尔这两大新秀,卡罗尔被看作是希勒二世,或者是范尼二世,卡瓦尼技术不错,比赛投入积极性很高,跑动范围很大,而且射门能力不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