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茵教父 > 第282章 回家

第282章 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伦敦回到滨海布洛涅其实很方便,可去到伦敦快一年了,里贝里却从来没有回来过。
  
      曾经有无数次,他都跟妻子在想,布洛涅的人会不会认识他?这里的人会不会像讨论帕潘一样,去讨论他?那些年轻人们有会不会追着报纸上的新闻注意他?那些大人们又会不会把他拿出来当好模范,教训自己的孩子呢?
  
      所有的这一切,他都只能靠想,因为他从来没有回来过。
  
      那是一种很矛盾的感情,因为他曾经告诉过自己,不扬名立万,就不再返回布洛涅。
  
      在伦敦,所有人眼中的弗兰克·里贝里都是一个胆大妄为,无所畏惧的家伙,跟一年前相比,他最大的差别就是,脱去了那一身搬砖工人的装扮,褪去了那一身流氓气,逐渐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明星气质,唯一不变的是他脸上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人嘛,哪一个不是屁股决定脑袋?
  
      在伦敦,当切尔西的球员,表现稍微好一点,一大堆记者追在屁股后面,谁愿意把自己最窘迫的一面示人,就连梅西和法布雷加斯这两个臭屁孩子都开始用发蜡来洗头了,里贝里要是不跟着蜕变,那他根本就适应不了那种环境。
  
      不仅仅是他,就连他的妻子也都变了很多,穿衣品味好了,看起来总算是有点富家太太的样子了,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环境所带来的,因为他们要融入伦敦切尔西的那个环境。
  
      可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表面
  
      里贝里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主教练
  
      有时候他很相信缘分,所以他很相信,叶秋找他是真主给他带来的机遇,所以他很信任叶秋,什么话都对叶秋说,甚至连想要搬家找房子,都去问一问叶秋的意见。
  
      就在两天前,在所有人都积极备战着欧冠决赛的时候,叶秋找到了里贝里,塞给了他几十张球票,告诉他,这是俱乐部安排给球员家属和亲友的球票,而且他可以安排自己的家眷到伦敦,跟球队其他球员和工作人员的家眷一起前往盖尔森基兴。
  
      之后叶秋又告诉他,球队将在今年夏季为他重新拟定一份续约合同,给他涨薪,所以他之前想要在伦敦附近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想法,可以兑现了,另外叶秋还告诉他,有些事情应该去解决一下,别让自己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结。
  
      所以今天,里贝里请了一天假期,回家
  
      的士司机虽说不是球迷,但却认得里贝里,原因很简单,他脸上的伤疤。
  
      “你是法国国家队里最容易认的,而且我儿子说,你在切尔西打得很棒,太了不起了”
  
      还因为里贝里给他签了一个名给儿子,的士司机死活不肯要他的车钱,而在他走下的士的那一刻,他看到的是这一座熟悉的布洛涅,看到的是熟悉的,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街区。
  
      这座城市不大,很容易碰到熟人。
  
      在里贝里走向家里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青年。
  
      “嗨,布朗尼家的勇士”里贝里习惯xing的举手打招呼。
  
      “去你妈的勇士”青年骂咧咧的从他身旁经过,可还没走两步路就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到里贝里还在往前走,他赶紧转身追了两步上来,“弗兰克?真的是你,弗兰克”
  
      “你刚才骂我”里贝里挥着拳头,但表情却是在笑。
  
      “哦,拜托,谁让你还像过去那样笑我?”布朗尼家的小子笑哈哈的辩解,“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去码头那边扔石头了,我现在都去踢球,我要像你那样,踢职业联赛,进国家队”
  
      年轻人嘛,总是很容易跟风,有样学样,里贝里过去也曾经这样,不过他学的是帕潘,是齐达内,而现在他则是变成了这里孩子们学习的对象了。
  
      “好好于,布朗尼家的勇士”坦白说,里贝里的笑容有点狰狞,但却充满了善意。
  
      走进楼道,迅速的沿着楼梯盘旋向上,没多久就来到了父亲所在的楼层。
  
      这时候他应该没在,所以里贝里很放心的走到大门口,按了门铃,两三声后,就看到一个苍老的中年妇女出来开门,那是他的母亲,一个苍老得跟她实际年龄不大相符,看起来有点肥胖的中年妇女
  
      “弗兰克”母亲透过防盗门,看到是里贝里,一双眼睛直接就红了,泪珠就圆滚滚的往下掉,因为她已经有好久没见到儿子了,如果不是偶尔还接到他的电话,她都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已经死了。
  
      “妈”里贝里在门开的那一霎那,拥抱了自己的母亲。
  
      “快进来,来”母亲拉着里贝里往屋里走。
  
      “他在吗?”里贝里问道。
  
      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父亲,里贝里都很矛盾,因为父亲是最反对他踢球的,甚至一度逼着他去当搬砖工人,而且在他偷偷的跑去伦敦之后,父亲还为此大发雷霆,大骂他是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男人,甚至表态让他再也不要回来。
  
      里贝里骨子里是一个很有傲骨的人,他曾经对自己许下承诺,不扬名立万就不回来,因为他要证明给自己的父亲看,自己当初的坚持和执着并没有错,而且他也确实是靠踢球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屋里的摆设还是那么简单,客厅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建筑工具,应该都是从工地里搬来的,说是没地方放,先暂时放在家里,可实际上,还不是为了省下一点租金,不去租个仓库,直接把家里的客厅当仓库用?
  
      所幸,里贝里家的客人不多,来往的都是一些熟人,也就不大见怪了。
  
      一进门,充斥着工地那种泥土味道的气息,让里贝里感到很熟悉,因为他从小就在这样的气息中成长,而且他也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工地里,他的身体对这种味道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母亲拉着里贝里到客厅那一张破洞很多的沙发上坐下,“你爸最近包了一个工地,说是能赚点钱,不过你也知道,现在越来越少人愿意去于这种苦力活了,找不到工人,所以他就得自己去做,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回来。”
  
      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人,再去干这样的体力活,可想而知会是何等的辛苦。
  
      里贝里坐在沙发上,环顾着四周,他竟然在家里头发现报纸。
  
      这就好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里贝里忍不住都笑了,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泥腿子出身的父亲可是从来都很少去看报纸的,唯一让他有印象的是很久以前,区议会选举的时候,参选议员送给每一户选他的家庭一份报纸,但那都过去好多年了。
  
      队报
  
      里贝里取过一份报纸,发现竟然是队报,而且封面就是几天前切尔西夺得联赛冠军之后,所有球员跟英超冠军金杯一起在斯坦福桥球场合影的场面,漫天的彩纸,气氛非常热烈。
  
      不过,在这一副照片里,里贝里发现有人用黑粗的笔勾出了其中一个人来,好像是为了便于看到,而这个人就是里贝里。
  
      另外还有一份照片是里贝里捧着冠军金杯亲吻的照片,也被翻开折叠放在最上面。
  
      不仅仅是这两份,里贝里快速的翻阅了其他的报纸,发现几乎所有报纸都是被翻开的,很多报纸都被黑粗的笔标识着,明显是为了追看切尔西的新闻,而几乎所有跟切尔西,尤其是跟里贝里有关的报道都被翻到最显眼的地方。
  
      突然之间,里贝里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着,很闷很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