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茵教父 > 第50章 冠军命

第50章 冠军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昏暗的客厅里,正在播放着一段画质粗糙的电视录像。
  
      画面里,年轻的路易斯?范加尔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虽然粗糙的画质让人看不清楚他具体的表情,但依旧可以猜到他此时此刻心中的焦虑,因为场面上的胶着让他感到很难熬,需要用尼古丁来缓解他心中的情绪。
  
      在球场上,身穿红黑se战袍的阿贾克斯正跟身穿白se球衣的ac米兰厮杀。
  
      在长达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没有谁能够攻破对方的球门,无数次的和球门擦肩而过,这已经极大的消耗了两队球员,甚至是看台上球迷的热情。
  
      这样的比赛更像是一种煎熬!
  
      可作为已经知道结果的胜利者,客厅里的范普拉格则是在耐心的等待着,因为他知道,很快将有一名阿贾克斯的球员勇敢的走出来,打破这种僵局,并彻底将ac米兰送上断头台。
  
      他叫做帕特里克?克鲁伊维特,那一年他18岁。
  
      “替补上场的克鲁伊维特带球,他的步伐迈得很大,身旁的防守球员正在对他进行身体上的挤兑,这让他有点失去了平衡!”
  
      “哦,糟糕,克鲁伊维特失去平衡,他倒地了吗?”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克鲁伊维特要倒地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这名身材高大的荷兰前锋却用他一种近乎半跪的,很别扭的方式,用他的左脚,将球捅进了ac米兰的球门。
  
      在那一刻,全场所有的阿贾克斯球迷都愣住了,接着就是那近乎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年轻的克鲁伊维特冲到了场边,接受着来自队友,来自场边阿贾克斯工作人员,来自无数球迷的欢呼与喝彩,这一粒进球,让他永远的载入了阿贾克斯的史册。
  
      画面定格在了范加尔的身上!
  
      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的香烟燃尽了,但范加尔却显然忘记了这一点,任由那长长的烟灰,伴随着他那因为激动和兴奋而站起来的动作断去,而他那振臂疾呼的动作,也让范普拉格按住了暂停键,画面就此定格。
  
      电视里的范加尔很年轻,但也已经44岁了。
  
      人的心理是很奇怪的,越是落魄低迷的时候,就越是喜欢去缅怀过去的那些已经不复存在的辉煌,就越是容易去带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着能够重新找到昔ri的光辉。
  
      这一段录像,范普拉格在过去这两三年里,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次了,每一次看,他都能够从中找到一些不同的东西。
  
      他也明白,或许给他带来不同刺激的并不是录像,而是他的心情。
  
      而他看的也不是录像,而是他1991年所作出的那一个决定。
  
      客厅突然变亮了,范普拉格夫人穿着睡衣出现在客厅里,她是一个很传统的荷兰女人。
  
      “为什么不开灯?黑暗里看电视,对眼睛不好!”
  
      范普拉格抬起头,看了看妻子,老了,但他敢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像她这样了解自己,于是就拍了拍身旁的沙发座位,让妻子坐下来。
  
      “不是拿了一座荷兰杯吗?”妻子看到了电视画面,她对此太熟悉了。
  
      范普拉格叹了口气,“是的,拿到了荷兰杯,但却让我想起了好多事情。”
  
      “说来听听!”妻子知道他这时候需要的是倾诉。
  
      “拿到荷兰杯的是二队的主教练,一个只有25岁的年轻人。”
  
      妻子微微一侧头,“你曾经提到过的那个叫做……叶……秋?”
  
      她的中文发音很别扭,范普拉格听地不由得乐了,一笑,点头,“是他。”
  
      “那又怎么样呢?”妻子又问。
  
      范普拉格又叹了口气,“早些时候,他向我递交了辞呈,如今算来,他已经是ziyou身了。”
  
      “为什么?难道俱乐部对他不够好吗?”妻子不解的问。
  
      范普拉格摇头,接着就把叶秋的解释说了一遍,然后静静的看着妻子,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又或者,他需要的是支持。
  
      “如果是我的话,我应该也会考虑离开!”妻子点头道。
  
      “是吗?”范普拉格苦笑。
  
      “博比怎么说?”
  
      范普拉格想起了自己白天,二队在环城游行的时候,他们在阿雷纳球场的办公室里进行的密谈,博比?哈姆斯没有像过去那样给予他任何的意见,因为他觉得,自己也看不懂叶秋。
  
      “博比说,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到过像叶秋这样的,进步那么快,他觉得,以叶秋现在的实力,完全具备单独执教,而且目前也已经有多支荷甲球队希望邀请他去执教,听说乌德勒支和奈梅亨跟他有过一些接触。”
  
      妻子听了之后,倒是释然了,看了看丈夫,她觉得,有些话应该,也是时候说了。
  
      “我记得,上一次见到博比,是在球队百年庆典的时候,那一场比赛我们输了,当时博比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阿贾克斯需要的是一个新的主席!”
  
      范普拉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难道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已经不再支持自己了吗?
  
      “我觉得博比的话不是要你下台,而是在告诉我,阿贾克斯需要的不是一个永远生活在过去,不敢勇敢接受现实的主席。”
  
      范普拉格听了,怒se尽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沮丧。
  
      “迈克尔,我觉得叶秋说得很对,刮掉腐肉会很痛,但痛过之后,新肉会很快生长出来,很快就痊愈了,可如果一直怕痛留着,腐肉会慢慢扩散,会慢慢的吞噬掉身体,真等到来不及的那一天,就太晚了。”
  
      这话是范普拉格当初听叶秋说的,后来转述给了妻子,如今,妻子用这一句话来劝他。
  
      有的时候,人之所以犹豫,不是因为他分不清楚对错,而是因为他不够坚定,所以,这时候如果有人来助他一把,那事情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局面。
  
      范普拉格听了,拍拍妻子的手,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
  
      第二天一早,博比?哈姆斯一抵达德托克莫斯特,立即有工作人员告诉他,主席刚刚来过。
  
      这让博比?哈姆斯一愣,接着就直接去了阿雷纳球场的行政办公室。
  
      “博比!”范普拉格坐在办公桌的后面,一看到博比?哈姆斯走进来,立即招呼他过来。
  
      博比?哈姆斯从范普拉格的眉宇间,能够察觉到些许的变化,有些奇怪着。
  
      “我听说,有几名二队的球员准备转会,是吗?”范普拉格关心的问道。
  
      维斯特霍夫已经离职了,以他在阿贾克斯的执教成绩来看,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再单独执教了,而他所带来的哈里斯?胡伊津格也被俱乐部送上了转会市场,目前有多支球队有兴趣要回收,其中就包括海伦芬,但价格肯定是要打折的。
  
      沃特斯和维斯特霍夫的离开,让德托克莫斯特出现了权力真空,再加上目前一线队主教练悬而未决,莱奥?本哈克继续打着酱油,因此很多事情都采取拖延战术,或者是交给博比?哈姆斯去负责打理。
  
      “是的,库鲁尔已经确定要提交了书面申请,他看起来对决赛被叶秋换下来很不满意,而范德鲁也隐隐透露自己在阿贾克斯得不到重用。”
  
      “没有团队意识!”范普拉格摇头道。
  
      顿了一顿之后,范普拉格看向了博比?哈姆斯,“博比,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博比?哈姆斯态度很诚恳。
  
      “如果,我是说如果,让你来选,科?阿德里安塞,还是叶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