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茵教父 > 第22章 权力分配

第22章 权力分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个现实而又残酷的世界!
  
      所以,永远都不要随便的奢求可以得到怜悯、同情和施舍,除非你愿意放弃自己的尊严,匍匐在对方的脚下,苦苦的哀求。
  
      第二天荷兰各大报纸,和欧洲一些关注荷甲联赛的主流媒体,也都纷纷报道了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的这一场比赛,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对胜利者进行铺天盖地的吹嘘和赞美,对失败者给予无情的踩踏和羞辱。
  
      就好像埃因霍温ri报的头版头条评论中所说的,“在昨晚的那一场比赛里,我们看到的是埃因霍温王朝的崛起,同时也见证了阿贾克斯王朝的覆灭,我们看到阿姆斯特丹整座城市都在埃因霍温铁蹄下颤抖,求饶!”
  
      而在这一片评论的最后,他们甚至狂妄的喊出,“冠军已经属于我们埃因霍温,跟你们的冠军告别吧,阿贾克斯!”
  
      可以预见得到,这一篇报道势必将在整个荷兰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势必将再一次点燃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这两支死敌球队之间的恩怨和怒火,将再一次拉响两队球迷彼此间的口水战,而这很可能就是他们写这一篇报道的目的。
  
      共同ri报也对这一场比赛进行了专门的重点报道,他们认为,阿贾克斯的实力不如埃因霍温,这是事实,但绝对不至于输得那么惨,之所以惨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沃特斯的战术和安排非常拙劣。
  
      “早在当初阿贾克斯和费耶诺德一战之后,我就曾经说过,沃特斯的排兵布阵非常拙劣,甚至于我们都可以从他的安排中看得出来,他或许连去深入的了解一下对手都没有,否则的话,我很难想象,为什么他会那么狂妄的把两名边后卫随随便便的暴露在埃因霍温两大边路杀手的面前,任由他们肆意斩杀和宰割?”
  
      共同ri报的名牌记者舒尔德?莫索依旧还是保持着他那犀利的笔锋,毫无顾忌的炮轰着沃特斯的排兵布阵,但他说的也确实都是实情。
  
      “我曾经说过,三连胜让阿贾克斯上下都失去了理智,这让他们在主场0:2负于死敌费耶诺德之手,可很明显,这并没有让他们清醒过来,范普拉格依旧沉浸在他那已经不合时宜的幻想当中,他依旧在幻想着,自己能够从青年队中再度提拔出一名新的范加尔!”
  
      “是的,提拔范加尔是他担任阿贾克斯主席以来最伟大的选择,但是,范加尔只有一个,沃特斯不是范加尔,维斯特霍夫也同样不会是范加尔,如今阿贾克斯所面临的环境,当下足坛的大势都已经跟1991年截然不同了,哪怕是现在范加尔重新回来,他也无法带给阿贾克斯任何的帮助。”
  
      “或许,范普拉格,还有阿贾克斯的高层们,是时候冷静下来,好好的思考思考了!”
  
      相对于外界的抨击和评论,来自阿姆斯特丹晚邮报的报道却反而比较温和。
  
      他们的头版头条也是这一场比赛,但是他们却努力的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责任,也不是谁的责任,而是时代变化所施加在阿贾克斯身上的痛苦。
  
      “这些年,我们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年轻球员冒出头,但很快,我们又一个接着一个的送走他们,这不是谁的过错,而是环境变了?过去那一群忠诚的阿贾克斯战士已经不再了!”
  
      “当我们一方面,亲眼看着自家青训培养出来的球员,一个个或以低廉的转会费,甚至是没有转会费的转投他队,另外一方面,为了挽留球员,我们必须要提高球员的待遇,同时为了保证球队的战斗力,我们又需要费尽心思去引援,再加上荷甲联赛的限制,使得阿贾克斯的财政经营ri渐窘迫,这能说是谁的过错?”
  
      但是晚邮报也提到了管理层的失误,那就是在俱乐部转型的过程当中,俱乐部在南非投资了开普敦阿贾克斯,主张打开非洲市场,利用低廉的非洲球员来填补博斯曼法案所带来的冲击,整个非洲计划的失败,进一步加剧了阿贾克斯经营的危机。
  
      “很多球迷说,阿贾克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可越是这样,我们就越应该勇敢,越应该团结,越不应该放弃,这不就是我们阿贾克斯人的jing神吗?”
  
      “每一次黎明之前,总是黑暗,米歇尔斯时代之前,范加尔时代之前,我们也同样动荡,同样沉沦,但是最终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一次也是!”
  
      可以看得出来,晚邮报的这一篇评论更多的是站在一名阿贾克斯球迷,站在一个为阿贾克斯俱乐部着想的角度来思考和看待问题,而这一篇评论也在阿姆斯特丹得到了非常多的阿贾克斯死忠球迷的共鸣。
  
      与此同时的是,在德托克莫斯特,范普拉格一大早就把所有一线队教练都集中到了一线队训练大楼的会议室开会,主要还是对接下来一线队的权力进行分配,稳定球队内部。
  
      …………
  
      …………
  
      叶秋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今年才25岁,刚刚执教不到一年,阿贾克斯的权力分配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所以对于范普拉格提拔维斯特霍夫,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这是赛季前就预备好了的,维斯特霍夫一直都是沃特斯的预防针。
  
      甚至他在想,如果不是维斯特霍夫的话,范普拉格也会从外面临时找一个人。
  
      权力重新分配之后,维斯特霍夫担任一线队的主教练,尽管前面还有一个代理,可谁都知道,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他会干到赛季结束,如果表现得好的话,他很可能会继续留下来。
  
      青年队依旧是维斯特霍夫的地盘,他同时也拿到了阿贾克斯上下的转会大权,再加上一线队,维斯特霍夫的权力一下子涨了很多,开会时的位置也坐到了莱奥?本哈克的对面。
  
      “现在对俱乐部来说,最最重要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百年庆典!”范普拉格经过了昨夜的逼宫,人看起来就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白头发仿佛也多了起来,但却一脸的坚定。
  
      “汉斯,你有什么想法?”
  
      维斯特霍夫挺了挺胸,他这一辈子最风光的就是今天,尽管之前他在埃因霍温干过主教练,但那时候的他可没有现在那么大的权力,而且也没干多久就倒台了,现在的他可是阿贾克斯竞技部的头号实权派。
  
      “我觉得,和埃因霍温的这一场比赛,撇开最重要的主教练排兵布阵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球队的阵容,尤其是锋线上缺乏冲击力,如果我们的锋线有足够的冲击力,那么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开局就制造杀机!”
  
      顿了一顿后,维斯特霍夫又点头,“当然,后防线上的问题也不小,引援是肯定要的!”
  
      范普拉格朝向坐在博比?哈姆斯身旁的财政部主管,后者也发言表示,俱乐部的财政并不十分理想,但可以尽全力支持一线队引援,冬歇期最多只能拿出500万美元的转会预算。
  
      “汉斯!”听了财政部的汇报后,范普拉格看向了维斯特霍夫。
  
      “哈里斯?胡伊津格,我希望能够从海伦芬引进这名中锋,然后我希望在后防线上进行适当的引援!”维斯特霍夫说出自己的想法。
  
      “但是,哈里斯?胡伊津格的价格不便宜啊!”博比?哈姆斯提醒道。
  
      作为俱乐部的老资格,超级博比在阿贾克斯的影响力可非比寻常,说话也是一针见血。
  
      胡伊津格本赛季在海伦芬表现不错,如果阿贾克斯要引进这名中锋,没有花上几百万美元是不可能让海伦芬放人的,而一旦把所有的转会预算都安排给了胡伊津格,那后防线上怎么引援?怎么安排?
  
      “目前我们的锋线有马赫拉斯和阿维拉泽两名前锋,也勉强够用了,而且还有澳大利亚前锋库利纳和胡克斯特拉两名替补,锋线上的引援可以暂时放一放,反倒是后防线上问题很多!”莱奥?本哈克在这种关键时刻,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他是一条老狐狸,本来范普拉格最希望的还是看到他去接手一线队担任主教练,但是他也看出了阿贾克斯是一个烂摊子,硬是没有同意,最终便宜了维斯特霍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