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绿茵教父 > 第19章 还敢赌吗?

第19章 还敢赌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想,我真的喜欢上执教了!”
  
      在阿雷纳球场的公交站,前往德托克莫斯特的路上,叶秋和黄楚并肩走着。
  
      空气很清新,因为在德托克莫斯特的西边,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牧场,而整个阿雷纳球场和德托克莫斯特的绿化都做得非常好。
  
      “哦,原来你以前不喜欢执教?”黄楚倒是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不是!”叶秋摇头,“我……其实只是一个好胜的人!”
  
      看得出来!黄楚没说,但却在点头。
  
      或者这跟他前世有很大的关系,毕竟他前世没有干过哪怕是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工作也就是只能保证他饿不死,仅此而已,没泡过妞,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看球赛,还有就是躲在蜗居里当个彻头彻尾的宅男。
  
      可往往越是这样的人,心理就越敏感,好胜心就越强,越不希望被人看不起。
  
      所以,当叶秋穿越过来之后,一碰到维斯特霍夫要开除他,尤其是维斯特霍夫的那种不屑一顾的态度,让他感到非常的不爽,反正都穿越了,反正是在人生地不熟的荷兰,有什么他不敢干的?
  
      所以他就跟维斯特霍夫拼了!
  
      “如果是在几天前,你问我,为什么要执教,我会告诉你,因为我不想被人看不起!”
  
      黄楚侧头看着这位同胞,他们年纪差不多,叶秋的模样长得也很不错,而她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叶秋在阿贾克斯的事情,她真的觉得,叶秋很了不起,是一个自强不息的人。
  
      或许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被人看不起,但有的人会去反抗,会去做一些事情,可有的人不会,前者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了不起的人,至于后者……
  
      叶秋可不知道黄楚心中的想法,他就是想要跟她讨论一下自己现在的这一份心情。
  
      昨天干掉了前进之鹰,击败了一支职业球队,哪怕是荷乙联赛表现糟糕的职业球队,但那也都是职业队,这对叶秋来说,已经算是一件非常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你来到荷兰之后,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
  
      “其实,这里也很排外!”
  
      “有吗?”黄楚倒是不觉得,阿姆斯特丹可是全世界有名的移民城市。
  
      “在阿姆斯特丹市zhengfu的文件里,他们都会用allochtoon来形容华人,或者是其他外国移民,但是在荷兰官方,对这个词的解释也非常模糊,可所有了解荷兰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充满着种族歧视的词语。”
  
      “他们看不起我们,也看不起所有的移民,这应该算是他们西方人的骄傲吧!”
  
      黄楚也听说过这件事情,这个词没有官方翻译,但所有人都知道,它是专门用来形容在荷兰的黄种人或者是黑人移民,甚至于哪怕是黄种人和荷兰人结婚后生出来的混血儿,依旧还是属于这个词汇所特指的范围。
  
      相对应的就是atuochtoon,这个词所形容的是那些土生土长的,纯正的荷兰人。
  
      “从我来到阿贾克斯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他们中有很多很多人瞧不起我,但是我并不害怕,也不担心,相反的,从维斯特霍夫想要把我赶出德托克莫斯特的那一天起,我就告诉我自己,我绝对绝对要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是错的,而且错得非常非常离谱!”
  
      叶秋摇头一笑,带着点自嘲,“会不会觉得我很狂妄?”
  
      “有那么一点点!”黄楚伸出右手,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出了一个非常非常微小的手势,“但是我觉得你没有做错,换了是我,也一定会这样!”
  
      “知己啊!”叶秋笑呵呵的装出一副相逢恨晚的模样。
  
      “去死!”黄楚咯咯直笑,却笑骂了一句。
  
      “不过,我现在又开始喜欢执教了,因为我很喜欢那种击败对手,成为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那种感觉,也非常享受成为胜利者的那种过程,惊心动魄,很动人!”
  
      黄楚看着叶秋,她觉得,叶秋喜欢执教,归根结底还是好胜心在作祟,可这又有什么不好呢?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不就是应该好胜,不服输吗?
  
      况且,在她看来,叶秋也不是那种可以为了得到胜利就不择手段的人!
  
      有的人很复杂,相处了十几年都未必能够了解,但有的人很简单,一眼就能够看穿。
  
      在黄楚眼里,叶秋无疑是属于后者。
  
      “对了,知己,今天中午咱家做饭不?”叶秋笑着问。
  
      黄楚粉脸羞红,就像是一朵娇艳动人的郁金香,“滚,别叫我知己,肉麻!”
  
      看着小美人儿快步的走向医疗部,叶秋脑子里没来由的就浮现起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黄楚,使劲的摇头,“我勒个去,制服诱惑太那个啥了,该死的小ri本鬼子,穿越了都还在荼毒我!”
  
      就在叶秋走向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却看到罗兰德到处在找他。
  
      “维斯特霍夫通知你去二楼开会!”
  
      “什么事?”叶秋奇怪,这个乌龟王八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他?
  
      “听说,前进之鹰把你给告了!”
  
      “我勒个去!”
  
      …………
  
      …………
  
      荷兰杯是荷兰的传统杯赛,对于阿贾克斯、埃因霍温等传统强队来说,这项杯赛只是可有可无的一项赛事,既没有丰厚的奖金,也没有任何值得人垂涎的荣誉感,最大的奖励也就是能够参加以前的优胜者杯,以及现在的联盟杯。
  
      阿贾克斯97/98赛季拿到了联赛和杯赛的双冠王,奥尔森的球队带领范加尔留下的黄金时代残阵,打造出了阿贾克斯王朝最后的余辉,但是在那之后,利特马宁、德波尔兄弟等核心球员先后离队,再加上老队长布林德的退役,可谓是走的走,散的散。
  
      98/99赛季,阿贾克斯成绩一落千丈,甚至差点就无缘欧洲赛事,最终就是靠着一座荷兰杯,挽回了一些颜面,但也因此被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这两大对手嘲笑了老半天。
  
      从这就不难看出,荷兰杯对传统三强而言,遮羞布的xing质更多一些,可对于那些中小球队来说,却是他们唯一有机会展现自己,甚至一窥欧洲赛事的舞台,所以别说是前进之鹰,就算是荷甲联赛的那些中下游球队,对荷兰杯也都更为重视。
  
      一场决胜负,前进之鹰输了,但他们输得不服气!
  
      “很明显,你在比赛中的一些言语和举止,有失阿贾克斯传统风范!”维斯特霍夫不愿意碰到叶秋,但这不代表他不会给叶秋上眼药,更何况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前进之鹰打电话来阿贾克斯这边抗议。
  
      会议室里坐着的都是高层,主席范普拉格、主教练沃特斯、技术总监莱奥?本哈克,以及德托克莫斯特的主管汉斯?维斯特霍夫,叶秋在这里职位是最低的。
  
      “我都不知道我哪里有失阿贾克斯传统风范了?”叶秋笑着反问。
  
      维斯特霍夫心里头也恼火,“你在比赛中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当时可不止一个人听到,你还喊得那么大声!”
  
      “那前进之鹰就没有吗?”叶秋再反问,“他们用身体挤兑我们的球员,他们用一些小动作来干扰我们的球员,难道这就是他们前进之鹰的传统风范?而你所谓的阿贾克斯的传统风范就是要忍受这些吗?如果是的话,维斯特霍夫先生,你真他妈的伟大!”
  
      叶秋说完之后还故意比出了一个大拇指,充满了冷嘲热讽。
  
      “你……”维斯特霍夫被他气得不行。
  
      但这件事也确实是他小题大做了,因为他明显是要给叶秋找麻烦的。
  
      “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前进之鹰输了,他们心里头不服气,咱们没必要陪着他们瞎胡闹,谁输谁赢,比赛中说了算,赛后打电话来告人家主教练一状,这种事情也不见得多光彩!”范普拉格倒是直接给这件事情定了xing。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