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宋疆 > 1198 雨再下一会儿

1198 雨再下一会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王要杀就先杀了……。”韩瑛紧紧抱住赵扩看着愤怒如同雄狮的叶青哀求道。
  而此时叶青的身后,已然有夏震与跟几名兵士冲到了阁楼的门口,韩瑛只见叶青快速转身,手提腰刀向着夏震几人冲了过去:不想死,就带着他往二楼去……。
  韩瑛瞬间一愣,急忙想要搀扶起赵扩向二楼跑去,可此时被叶青一脚踹飞的赵扩,疼的差些岔过气去,一时半会儿竟然是在韩瑛的搀扶下很难站起来。
  韩瑛的目光瞬间求助似的投向了一旁的谢道清,但谢道清面对韩瑛那求助的目光,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目光则是望向了门口处的叶青身上。
  叶青的回头吓得夏震几人竟然是连忙推出了阁楼,而当看到叶青手里那杀人利器已经掉落在地,正想要再次冲进来时,叶青已经大步迈出了楼阁。
  被赵扩偷袭后的叶青手提腰刀、杀气腾腾,此时的他在夏震眼里,甚至比刚刚手持步枪时还要让夏震几人感到害怕,如同是一头刚刚放出牢笼的雄狮一般,龙行虎步之间,手里的腰刀就已经率先向他们几人挥去。
  “杀了他救出圣上!”夏震连连后退几步,示意自己的几个手下扑上去。
  只是第一个扑上去的叛军,根本还来不及挥刀,就被叶青一刀砍断了拿刀的手臂,随即只见叶青侧身向前,在第二名叛军冲上前时,整个人几乎是撞进了那叛军的怀里。
  叶青自己巍然不动,而那名叛军则已经被叶青撞飞出去,使得其他两人的路线受阻,想要避开再次扑向叶青时,叶青则已经再次挥刀向他们砍了过来。
  一切不过都是转瞬间发生,而韩瑛几乎还没有扶起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赵扩,叛军已然有三人成了叶青的刀下亡魂,而叶青除了后背被赵扩劈中一刀外,此时手臂与肩膀也同样被夏震与其他一个叛军砍了一刀。
  外面的雨此时越来越大,甚至就连那响彻整个信王府乃至整个坊地的厮杀声也渐渐被雨声掩盖,竹叶儿跟青丘一左一右,神色紧张的护卫着李凤娘,即便是竹叶儿此时,也是接过了原本李凤娘手里的雁翎刀,一双目光警惕的望着层层护卫在四周的种花家军兵士。
  李凤娘的目光透过层层护卫的种花家军兵士,望向早已经成一片狼藉的廊亭,廊亭内侧躺在地的卫泾脸色已经发白、双眼圆睁,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喉咙间的那一支箭矢,此刻早已经被鲜血浸染成了红色,连带着地面上的一片血红,在大雨天看起来更外的渗人诡异。
  看着眼前的景象,李凤娘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身为赵扩跟前最为信任的太监死在了廊亭内,赵扩与叶青到现在也还没有见到,这让李凤娘心头那股不好的预感在此刻则是越来越强。
  随着整个庭院内的厮杀声越来越弱,李凤娘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整个庭院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兵士尸体,即便是在大雨的冲刷下,依旧能够感受到浓浓的血腥味儿,甚至就连她那月白色的裙摆,在一路走来后,已经呈现淡淡的绯红色,此时看起来则是格外的妖艳。
  穿过那道通往后花园的月亮门后,李凤娘就像是突然有了心灵感应一般,目光立刻就望向了左侧不远处的那栋孤独的阁楼。
  “让开……。”李凤娘连忙挥手对着前面如临大敌的兵士说道,随后再次加快步伐,在大雨中向着那阁楼的方向在奔去。
  而此时的阁楼内,夏震脸色苍白,手里的腰刀已经不知去向,脖子上则是架着一把沾满鲜血的腰刀,腰刀的另一端,此时则是握在披头散发、杀意十足,脸颊上沾满了血迹的叶青手里。
  跟随着腰刀上的力道缓缓后退进入阁楼,夏震的喉咙处刚刚动了一下,便看到叶青的右手成拳向他砸了过来,随即感觉后脑勺撞到身后的墙壁让他头痛欲裂,可还来不及痛叫出声便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瞬间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地上。
  “啊……。”差点儿被昏倒在地上的夏震碰到的谢道清惊呼一声,而后连忙向后退出好几步。
  此时的阁楼门前,已经躺着好几具叛军无声的尸体,整个阁楼在此刻显得极为的寂静,仿佛就连外面的雨声都被隔绝了一样。
  披头散发、手提腰刀的叶青缓缓转头看向赵扩的方向,韩瑛则是再次伸直双臂护在了赵扩的跟前。
  “让开……。”叶青的声音有些嘶哑,就如同是从地狱中发出来一般,整个人披头散发,浑身上下以及那若隐若现的脸颊上沾满了鲜血,看在韩瑛的眼中就像是一头索命阎王一般。
  刚刚目睹了叶青在片刻之间,就杀了好几个兵士的韩瑛,只是出于本能的护在了赵扩的面前,此时面对杀气腾腾的叶青,韩瑛早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甚至就连双腿都因为内心对于叶青的惧怕而在颤抖,但即便是如此,面对如同野兽的叶青,韩瑛还是苍白着脸蛋坚定的摇了摇头。
  “叶青,你真要谋反弑君不成!”赵扩的声音同样冰冷,一只手缓缓推开了面前的韩瑛,而此时他的另外一只手里,赫然是端着叶青刚刚仍在地上的步枪。
  “弑君?就凭你刚刚偷袭的手段,你就不配!”叶青双目此时看起来比刚才厮杀时显得还要凌厉几分,看着端着步枪的赵扩,缓缓迈步向前道:“身为君王,既无雄心壮志、天下、百姓,行事毫不光明正大、且如此卑劣,你如何配做一个天下明主?让你成为大宋的皇帝,简直是大宋之耻!”
  “你……放肆!”赵扩看着叶青手提往地上缓缓低落鲜血的腰刀,以及叶青那让他内心感到不安的压迫气势,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步枪,效仿着叶青刚才的样子对准着叶青:“朕到底行事光不光明、磊不磊落,用不着你一个叛党来评判!你叶青占据北地多年,眼里何时有过朝廷!何时有过朕这个皇帝!为了能够受封王爵,你不惜与金人同流合污,逼迫朕为了江山社稷赐封你为燕王!回到临安后,你不思悔改,大理使臣来到临安,竟然无视朝廷与朕的存在,反而是率先拜访你的燕王府,你眼里可还有朕的存在!大宋朝自立朝以来,可有哪个武臣敢在回京城时率兵随行?而这些,你叶青都做了!且丝毫没有给皇室一点儿颜面!还有那燕云十六州、太原、长安,夏国半壁疆域,朕说了算吗?朕若想要差遣个官员,还要有你叶青首肯才行!这北地,这燕云十六州,到底是你叶青的江山!还是朕的江山!朕继位之时,你叶青选择了同日北上,这难道也是身为一个臣子的本分吗?还是说那日若不是朕继位为大宋皇帝,你叶青就要谋反,就要断送了这赵宋宗室!叶青,别怪朕无情,也别怪朕不念你的功绩,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要谋反……。”
  “我叶青要是谋反,又岂会帮你杀光那些人?”叶青手里的腰刀,指了指阁楼门前的几具死尸冷声说道:“若不是我一力保护你,你今日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大放厥词?一个赵师夔笼络了你皇宫的两个统领,你身为皇帝竟然全然不知!在算计别人之时,竟然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以为今日史弥远会放过你吗?”
  赵扩看着叶青,脸上渐渐浮现一抹不屑的笑意,接着冷声说道:“到现在你还想狡辩?那你告诉朕,史弥远如今在哪里,他为何要害朕?这对他有什么好处!说到底,还不是你叶青想要清除朝堂之上的异己,从而让朕像傀儡一样受你叶青摆布!让你叶青有挟天子以令诸侯……。”
  “蠢货!”叶青喝斥道。
  而后缓缓向前迈步,赵扩则是跟着缓缓后退,直到身后的墙壁让赵扩退无可退,手中的步枪,此时也顶在了叶青的胸前。
  “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刚刚廊亭内发生的那一切,若是没有史弥远的人从中作梗,赵师夔又怎么会被追的跑到你跟前求饶!赵师夔既然已经拉拢了殿前司跟侍卫司的左氏兄弟,为何却不能够让所有人听从他的号令!”叶青看着眼前虽然神色依旧紧张,但却是隐藏着一脸倔强之意的赵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继续道:“是谁在人群中射出了那一箭,直接射死了卫泾,你难道还看不出来,那一箭是冲你而来的吗?”
  “即便是如此,你叶青既然怀疑是史弥远,那朕为何就不能怀疑是你谋划的这一切,是你想要在朕跟前演一出苦肉计……。”
  “愚蠢至极!”叶青看着赵扩怒道,随即另外一只手突然之间扬起,向着赵扩那充满了倔强的脸上挥去。
  “住手!”一路小跑到阁楼门口的李凤娘,一眼便看到叶青手提腰刀把赵扩逼到了墙角,而赵扩的手里,则是拿着那她同样不是很熟悉的一件兵器。
  只是随着她喊出住手的同时,叶青的那只手已经印到了赵扩的脸颊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赵扩整个人因此也随着叶青那力道十足的巴掌,顺势倒在了地上。
  “叶青住手!”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凤娘,跑到二人跟前一把推开叶青,而后急忙蹲下身子查看赵扩的伤势。
  赵扩的半边脸颊瞬间便肿的老高,一双充满了仇怨的目光,略过神色关切的李凤娘,狠狠的怒视着叶青,随即侧头对着旁边吐出一口血水,而其中赫然还夹带着一颗白皙的牙齿!
  李凤娘看着那血水中的牙齿,瞬间心疼的心口直疼,随即也跟着怒目望向叶青:“我让你住手你聋了是不是!”
  “这是他自找的!”叶青冷冷的说道。随后看了一眼大门口处出现的竹叶儿、青丘、贾涉几人,而后对着贾涉指了指那昏迷不醒的夏震,示意其把夏震先压下去。
  李凤娘此时才有机会看向叶青,面色阴沉、披头散发、一脸血迹还手持腰刀,身上四处同样是充满了血渍,看着那被刀锋划破的衣衫与血渍,不自觉的以关切的语气道:“你受伤了?”
  随即愣了下后,李凤娘则是立刻恢复了她身为皇太后的高贵端庄,冷声道:“所有人都退下,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来!”
  而叶青则是看了一眼像是有深仇大恨的赵扩一眼,扔掉手里的腰刀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韩瑛与谢道清面对皇太后李凤娘时,根本不敢说话,如同是耗子见了猫一样,更不敢示意刚刚坐下的叶青也要跟着退出去,匆匆对着李凤娘行礼后,两女便立刻乖乖的退了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