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1984之狂潮 > 第32章静夜细语 下

第32章静夜细语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男人的通病,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总喜欢卖弄几句。荆建同样也不能免俗。果然,魏颖芝被这样的卖弄吸引住了,她好奇的问:“借题发挥和陷害,那不是差不多吗?”
  “怎么差不多?你还是语文老师呢。不知道名词解释?”荆建笑话说。
  “讨厌。”魏颖芝轻轻的掐了一下荆建的腰间。
  明白魏颖芝脸皮薄,荆建就不再笑话,用球场术语简单解释:“陷害是无中生有,是恶意犯规。而借题发挥是合理冲撞,是合理利用规则。两者是不同的。所以老头明白自己出事,并且没了翻身的机会,他就愿赌服输,干脆退出官场。”
  魏颖芝感觉这话似乎很有道理,可又有些听不懂,索性就不去想了:“那借题发挥的人是谁?你知道吗?”
  “呵呵。”荆建乐了,这问题比较幼稚,“知道也没意义。官场这个舞台,老头红牌罚下,我以后也不可能,所以根本没机会扳回。胜者为王!”
  关于这点,荆建并不想对魏颖芝详细解释。答案其实很简单——谁最得利,谁就有最大的嫌疑。毫无疑问,现在坐上荆白生位置的那位肯定嫌疑最大。不过……这有意义吗?毕竟荆建即将与魏颖芝双宿双飞去外地,而且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够,就是想报复,那也是以卵击石。
  再者说,如果没有老头的生活作风问题,那人也没法借题发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真的要怪,也要怪荆白生自己。
  而且在这里,还有着荆建的某些恶趣味。真想报复,那也应该荆白生自己去解决。“少爷我没空!”荆建会搬出小板凳,嗑着瓜子,挥舞着小旗帜,很好的充当拉拉队员。
  但从这个细节,又可以引导出另一个细节。柳干事阴了自己;柳干事的直接上司金部长,他起码不赞同这行为;至今已经大半年,柳干事依然在底层无所事事看报纸……
  而这些细节综合起来,结论就一个——柳干事想通过阴了荆建,去拍那人马屁。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脚上,没获得那人的赞赏,更没获得金部长的赞同,依然是长坐冷板凳。
  所以在此时,荆建就想捧腹大笑。其实在这个事件中,最悲催的应该就是这位柳干事,里外不是人。可以这么说,他绝对被白打了,满腹苦水无人倾诉。
  但另一方面,如果荆建不去动手,就打不开这片艳阳天,也根本看不清整个事件的详细脉络。也许就像前世一样,阴了也就阴了。
  没想到,这样的解释反而让魏颖芝担心起来:“那不坏了吗?万一那人还想对付你,你怎么办?”
  荆建言归正传:“刚才的那些话,就说明一个道理:官场是有派系的,每个官员都有政敌。不过反过来说,也都有自己人。老头做了那么多年,就没几个亲朋好友?门生故吏?真让那些门生故吏牺牲自己去帮助我?应该没那么伟大。但是顺手帮个忙,他们同样不介意。所以明白了吗?占道理、占人心,这里就有用了。所以那人不会出手,同样道理,他也有自己的政敌。”
  荆建心中亮堂,那人连扶持柳干事一把都不肯,又怎么会费气力来收拾自己呢?而且那人明显是懂规矩的。对荆白生,毫不留情赶尽杀绝,但对荆建,网开一面。不再对政敌的家人动手。毕竟官场风浪,谁也说不准自己有低潮的时候,政治斗争更需要底线。这就是为什么?柳干事会马屁拍到马脚上,依然冷板凳。说不准,那人对柳干事也极有恶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