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凶案现场 > 第260章 囚禁之地

第260章 囚禁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推荐阅读:             我和德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凶手执意求死,却是阴错阳差的被楼下驶过的垃圾车所救下来了。<>棉花糖小说网</>这样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凶手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够躲过死神,简直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一只脚已经迈进地狱了。
  
      好在已经通知了大队长,让他拦截这个垃圾车。我和德子面面相觑,都做不到说什么好。我拍了拍德子的肩膀,然后说道:“我们已经看清楚了凶手的长相,刚才我拍下了他的照片。除非他不出门,否则的话,我们用不了多久就能抓到他了。他躲不了多长时间了,走吧。”
  
      德子点了点头,将地上的弹壳捡起,然后离开。
  
      玛丽和娟娟已经将车停在了一旁,此刻正在焦急的等着我和德子。见到我们两个人没事,她们才松了一口气。娟娟对我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凶手呢?”
  
      我叹口气,然后说道:“让凶手侥幸逃脱了,不过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样貌。”说着,我将手机递给了玛丽:“这里有凶手的照片和带着他离开的车牌号,用内部网通知华北市各派出所,封锁所有的汽车站和火车站。”
  
      我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凶手现在很有可能要离开华北市,继续留下来的话,他被抓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的矛盾。如果凶手宁愿死都不愿意被抓的话,他真的会选择离开么?而且,凶手为什么选择在华北市作案,难道他是华北市的人?此刻知道了凶手的样貌,就能对比凶手到底是不是华北市的人了。
  
      回到了市局,我们立刻将照片上传了上去。调阅了华北市的户籍资料,然后进行一个凶手的对比。这项工作由电脑自动完成,但是这么多的人口基数,要查到这个人一定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着急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还是那个串号,这是那个神秘人打来的电话。之前这个人说过,可能以后很难有机会打来电话了。
  可是现在,这个电话竟然又打了过来。我赶忙接起了电话,就听那个人说道:“他受伤了?”
  
      我自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凶手,之前凶手从十米来高的楼上直接掉了下去,虽然是掉到了垃圾中,但是垃圾里定然会有一些硬物的,这么高的地方撞击,凶手虽然看起来没有大碍,但是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我问道:“你已经见到凶手了?”
  
      对面的神秘人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对,他今天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而且走起路来是一瘸一拐的,衣服也有很多地方被磨破了。如果他是这样的状态的话,我觉得我有机会能弄死他!真的!”
  
      听到了神秘人的话,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起来这个被监禁的人的耐心也是到了一定的临界值了,似乎想要和凶手来一个同归于尽。他继续说道:“我之前之所以不敢这样,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壮了,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可如果是现在的话,我觉得有机会。只要我能将他制服,我的亲人就不会有事儿了。你们就能找到那些受害人了,是这样没错的吧?”
  
      听着这个人的语气,有种触底反弹的感觉,之前他一向是小心翼翼,可这次却是希望能够主动出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里作用,我总觉得在多方势力的倾轧下,无论是凶手,是受害者,是组织,还是我们,都变得有些浮躁了起来。
  
      我赶紧对其说道:“知道你的地址在哪里么?告诉我们,我们去。”
  
      对面说道:“之前还知道,但现在不知道了。凶手将我转移了好几次,都是蒙着眼睛的。我已经被挟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几乎都没见到过太阳。尤其是最近,他对我看的实在是太严了。如果等他好了,我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机会了。我会试一试的,如果我失败了,希望你们能加快速度,找到我的亲人。”
  
      将一个人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关几天的时间,这个人都会受不了,更何况是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很多地方最严酷的刑罚便是关到小黑屋里半个月,因为最严酷的刑罚折磨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人的精神和灵魂。
  我看这个人就是这样,估计是已经快要崩溃了。
  
      我知道自己已经很难劝说这个人了,于是我干脆不纠结这个事情,而是说道:“那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了么?”
  
      对方说道:“之前我之所以不告诉你,一方面是因为我的亲人,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和你的关系。可凶手这次回来,我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真的,他可能要把那些人都杀死了。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必须要先动手,在他杀死我之前动手。”
  
      我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的答案。
  
      就听对面说道:“我叫耿少飞。”
  
      说着,对面就挂了电话。
  
      耿少飞,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可又忘了是在哪里听过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我的朋友。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的呢,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对众人说道:“你们知道耿少飞是什么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