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 > 第39章 一场闹剧终

第39章 一场闹剧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媒婆望着厅中被她震住的贵夫人们,内心得意地笑了。
  
  往日里这些贵夫人高高在上,如今却教养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姑娘,身份高贵有何用?被她这个身份平常的妇人当面叫破丑事儿,看她们脸往哪儿搁。
  
  届时再把消息放出去,不愁成不了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她李媒婆的名声自然见风便涨,财源滚滚来也不远了。
  
  原来李媒婆压根就不是个正经的媒婆,是专为雇主牵线搭桥纳小妾的。昨日段夫人唤她上门说了这事儿,她当即暗喜答应下来。
  
  以她看来,这桩差事儿不光报酬丰厚,而且格外简单。这国公府的表小姐竟早与段公子有私情,还留下了一匣子物证,这作妾可不是没跑了?
  
  李媒婆稳操胜券,面上也忍不住透了几分得意。
  
  二夫人却气得大喝一声:
  
  “你所说当真?”二夫人回想先前宋佳音拒了自己为她说的亲,为了攀高枝没准儿她还真能作出这事儿。
  
  李媒婆冷笑一声,当即便递上那一匣子的书信。
  
  “我瞧瞧。”一向和蔼慈祥的老太君面色紧绷,随手从匣子内取了一张纸,方大致扫扫,立时面沉如水,怒道:
  
  “把表小姐给我叫来!”
  
  贴着门板的宋佳音早就想进来了,只是一时间没有找到解决之法,心内焦急万分,原主留的坑太深了呀,没完没了的。
  
  宋佳音硬着头皮进了屋,稍抬头瞥一眼,见老太君那怒气沉沉的模样不由小心肝颤了颤。
  
  “你瞧瞧这写得都是些什么?!”老太君一拍桌子,将手中的纸扔向宋佳音。
  
  宋佳音上前几步蹲下欲捡,这才发现怀里还抱着猫,便松手将小白轻轻放了下来,可小白下来后却直直走向那张纸,目光一扫便用力在其上狠狠踩了几脚,模样凶巴巴的。
  
  本来心弦紧绷的宋佳音见状没忍住噗嗤一笑,小白真是她的小棉袄,她也恨不得撕了那匣子情诗呢。
  
  上回她烧掉的书信是段元章写给原主的,这匣子信却是原主写给段元章的,也不知其内写了什么让老太君如此生气,别是什么出格露骨的情话吧?
  
  宋佳音捡起那张纸一看,还真是,原主的确是个大胆的女子呀。宋佳音盯着那纸上内容额角渗汗,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仰头望向二夫人,正巧二夫人也刚看了一封信,狐疑地往宋佳音看来。
  
  二人对视一眼,皆神色一松。
  
  宋佳音站起来拂了拂衣袖,淡声道:
  
  “李媒婆怕是搞错了,这信不是我写的。”
  
  李媒婆见她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中冷笑连连,这是强装镇定想要赖账吗?刚想说什么反驳,便见厅外一行人进来,不正是段夫人母子?
  
  “见过老太君、二位夫人,我这不孝子牵挂着他的情妹妹,我也只好厚着脸皮带他来走一遭了。”
  
  段夫人圆如银盘的脸上满是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一份情面都不留。
  
  什么叫情妹妹?
  
  如此粗俗下流,二夫人当即冷声道:
  
  “段夫人口中还是放干净点为好。”
  
  “哼,陆二夫人,我还要问你是怎么教女的?您这好外甥女可是表里如一得很,外表长得一副妖妖艳艳的,内里也是个勾人的妖精,那时我儿春闱在即,还被她勾着出门幽会未好生读书,若不是她,我儿定不会只考个倒数,说不准往上冲冲,这状元郎的位置便要换人了。”
  
  段夫人嘴皮子利索一连串儿地说了这么多,说罢甩甩袖子,目光轻蔑地扫向宋佳音,眼里满是轻贱鄙夷。
  
  什么叫状元郎的位置便要换人了?
  
  老太君那个气哦,给你脸你还喘上了,陆和筠可是老太君的心尖宝,碰上这个那便是逆鳞,老太君当即呛道:
  
  “便是再给个五年功夫他当得了状元?你以为状元那么好考?你这轻狂的话可敢去外头说?看谁会理你。”
  
  段夫人一时噎住,悻悻哼一声,又转头狠狠剜了一眼一旁站着的段元章。
  
  还不是她生的这个儿子不争气?让她这个当娘的在这儿受气,从小到大就没哪一样比得过陆大郎,当年周大师下山收徒,她也是大费周章带着儿子去拜访了,可人家周大师就是看不上他。
  
  当娘的这么当众瞧不起自己,段元章已经习惯了,他低着头阴恻恻一笑,再抬头时已换了一副面孔,只见他一脸温柔笑意望向宋佳音,温声道:
  
  “阿音,我如约来娶你了,你可欢喜?”
  
  欢喜才怪!
  
  宋佳音真是不明白这位段公子为何总是装成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说些假惺惺的话,正要开口反驳,却被二夫人一把拉到身后,听二夫人斥道:
  
  “好你个段家小儿,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无礼,简直无法无天了。”
  
  “哈哈,陆二夫人,无力在先的可是宋小姐,当日我与宋小姐不过初见,她便送我一首诗,字字句句暧昧挑逗,是否不知廉耻?”段元章刷地变脸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展开。
  
  众人一看,确是首露骨的情诗,而那笔簪花小楷与匣中书信字迹同出一源。
  
  老太君望向宋佳音的神色便隐隐有爆发之势,若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她也不会包庇。
  
  宋佳音只觉老太君不愧是老太君,气场很是强大,可她胸有成竹并不露怯,见挡在身前的二夫人嗤笑一声,欲开口说什么,忙站出来小声阻止道:
  
  “姨母,我来解决。”说着向二夫人微微眨了眨眼。
  
  二夫人头一回见她这狡黠模样不由愣了愣,可转念一想,便心领神会,老神在在坐下了。
  
  段家母子二人不知宋佳音卖的什么关子,只以为她是垂死挣扎,没放在心上,只各自打着算盘。
  
  段夫人是儿子闹着要退婚娶狐媚子,她没办法才退一步说同意纳妾,心想进了门便让这狐媚子知晓她的厉害。
  
  段元章则是下了决心定要得到宋佳音的人。他回想昨日百花宴上,陆和筠时不时装作不在意瞥向宋佳音,作画评鉴时连那向京城四子讨教的机会都拱手相让只为博美人一笑。呵,从小到大压在自己头上的陆大才子也有这样小心翼翼捧在心上的人?
  
  这个心上人他偏要抢过来!让陆和筠也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儿。
  
  一开始接触宋佳音他便有此打算,只当时她不争气,不得陆和筠另眼相见,还妄想作他正妻。如今这步暗棋终是有了作用,可宋佳音却不知为何换了个人似的不搭理他了,莫非是因着没有正妻之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