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 > 第4章 是只洁癖猫

第4章 是只洁癖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佳音欲上前抱起猫儿,不料它从椅子上往下一跳,一颠一颠地自个儿跑到了木盆面前,把前爪搭上木盆边缘,跃跃欲试。
  
  春喜见状很是稀奇:
  
  “小姐,这猫儿莫非知晓要去盆里沐浴?”
  
  猫:……
  它讪讪地收回爪子,低下头顿了一顿,绕着木盆转起圈来,看起来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玩意儿一般。
  
  宋佳音没有起疑,走过来伸手探探水温,一面道:
  
  “猫很聪慧的,不要小瞧它们哦。”她以前有个朋友家里的猫每天喊朋友起床,还会自个儿蹲马桶呢。
  
  如今天气凉,宋佳音想趁着水热迅速地为猫咪洗澡,为了能洗白白,还发动两个丫鬟:秀枝帮忙打灯,春喜则捧着一干洗漱用物侍立一旁。两个丫鬟对于主子捡回来的猫咪接受良好,毕竟都是小姑娘,谁不喜欢萌萌哒的猫咪呢?
  
  准备工作已完成,宋佳音想抱起猫儿放入水中,可不知为何,刚捡着那会儿那么粘她的猫这会儿左躲右躲不让她碰,硬要自个儿往盆里爬,笨拙地把前腿伸进去,却因为腿短前爪踩不到盆底无法借力,后腿使劲儿在那儿扑腾着。
  
  这盆有点高,宋佳音瞧着它那滑稽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真是只傻猫。”
  
  猫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后腿使劲儿一蹬,正欲不管不顾扑进去,却忽然整只猫腾了空。
  
  原来宋佳音怕它头扑到水中会呛水,便一把将它抱了起来,这时,因着凑得近,她发现它的前腿上有一抹褐色,不像污渍而似血迹,宋佳音眉头一皱,拨开毛,见里面果然有个小伤口。
  
  它受伤了。
  
  宋佳音蹙着眉心疼地吹了吹伤处,猫难为情地扭着身子。
  
  宋佳音先为猫儿把伤处清洗干净,撕了一片柔软的寖衣包扎起来,再把猫儿轻轻放入水中,让它蹲坐着,圆圆的脑袋露出水面,受伤的前腿搭在盆边缘,避免碰到水。
  
  期间猫儿特别乖特别配合,宋佳音没忍住摸了摸它的头,唇角含笑夸它:“小可爱好乖哦~”
  
  然而很快她便不这么觉得了。她抹上胰子,开始洗它脏兮兮的毛,可不知为何,手方一碰到,它便身子一颤挣扎起来,又试了一次,挣扎依旧,宋佳音纳闷,仔细地瞧了瞧自个儿的手,莫非是指甲太长了它不舒服?
  
  猫:......
  它靠着木盆一脸沧桑,想伸爪子自个儿洗,奈何前腿不便,无法做到。
  
  这时,宋佳音取来一块柔软的布巾,抹上胰子,试着碰了碰猫儿,见它起初小有挣扎而后渐渐乖乖巧巧的配合,便真以为是自个儿指甲的错了。
  
  猫(眯着眼睛放弃挣扎):隔着一块布巾总比被手直接摸更好的吧?它的清白啊...
  先前脑子不清醒,如今一定要坚守底线!
  
  然而很快便打脸了。
  
  第一遍洗完后,宋佳音一把抱起猫儿放入另一盆干净的水中,也不管它挣扎,迅速冲洗了一遍。完事儿后,宋佳音立马拿着厚厚的干布巾裹着猫儿擦干。
  
  眯着眼睛任由揉搓的猫:......罢了罢了。
  
  春喜取来一个炭盆取暖,渐渐的,猫儿的毛终于干了。
  
  宋佳音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猫咪,笑道:“原来是只白猫呀。”
  
  可不是嘛,洗白白后的猫儿身上毛色纯白,仅双耳处呈浅棕色,眼睛是浅蓝色的,清澈得仿佛倒映着一汪碧水。它体型中等,应是已成年了,毛偏长,总的来说,外形与布偶猫很相似,宋佳音如此想着,决定给它取个名,她点点猫咪粉红的鼻头:
  
  “咳咳,从今往后,便叫你小白了。”
  
  小白扭开脑袋,一脸嫌弃,它靠着最后的尊严,挣开宋佳音的怀抱,迈着优雅的猫步,爬到窝里蜷成一团。
  
  宋佳音:......这是被嫌弃了吧?不管了,取名无能。
  
  这时她忽然想起:“小白可是饿了?”
  小白以前是流浪猫,定是饥一顿饱一顿,才会想着溜进府里找吃的。宋佳音唤来春喜,找来了一些小鱼干,然而小白却抬起它高傲的脑袋,不肯吃。
  
  宋佳音几番努力,小白也不搭理,她只好认为它不饿了。
  
  陆和筠(傲娇脸):我怎么可能吃猫食!
  
  折腾这一番也累了,沐浴过后,宋佳音临睡前瞧了瞧乖乖闭眼蜷在窝里的小白,道了一声晚安。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静谧一片,莹白的月光透过窗棱投入闺房中,窝里伏着的猫儿睁开眼睛,望着地上的光亮出了神。
  
  半晌,陆和筠悄无声息地迈出小窝,来到外间,从微开的窗缝中钻了出去。
  
  临走时他扭头看了看缠在腿上丑丑的布,抬了抬爪想扒拉下来,却又顿了顿,放下了爪子。
  
  翌日。
  
  “小姐,小姐,快起了,今日是请安的日子。”
  
  宋佳音一大早便被春喜从睡梦中喊了醒来。原来,今日十五,正是府里规定的给老太君请安的日子。
  
  老太君上了年纪,贪睡,只要后辈们每月初一十五来请安,余下日子大家各自睡久些。
  
  宋佳音眯着眼睛洗漱一番,被春喜拉着坐到梳妆台前,台上架着一面大而精致的玻璃镜子,宋佳音头一回见的时候有些惊讶,如今便有了这么清晰的镜子吗?她试探性的询问春喜,不料春喜回道这镜子很是平常,早在前朝便已普及,在平民百姓家也常见。
  
  宋佳音乌黑浓密的长发被春喜梳到脑后,高高地盘了一个双丫髻,因还未及笄,额发整整齐齐垂着,添了几分娇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