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黄泉归图 > 第十六章 那年秋这年春

第十六章 那年秋这年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范有为跟着老刘头进了“黄泉路”这当真是出乎了他自己的意料之外。这自然是他第一次走进这条让他望而生畏的阴森小路,但却不是最后一次,当然这是后话了。

    有为跟着老刘头漫步在小路上,那满地的坟包包让他感到极其不适应,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阴风更是吹得他浑身汗毛倒立。一路上他都努力把视线停留在老刘头佝偻的后背上,看不到那些坟包了,心里的恐惧感就渐渐的缓和了不少。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一句无话的走到了小路的尽头。有为终于按耐不住的问了一句:“老,老神仙,您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

    “你看,这牌坊立在那儿都有一千多年,范家村却一代不如一代了。有机会替我把它给拆了。”

    “这?”老刘头这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着实让有为大吃了一惊,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好,还是不好,只能愣在原地,不再说话了。

    “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老神仙?哈哈,以前也有人这么叫过我,不过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儿了,不说了。”不知为何,老刘头竟突然显得有那么一丝伤感了起来。

    “村里的孩子都怕您,说您是什么鬼差,专门替城隍爷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反正我不信,我觉得您就是神仙!”范有为郑重其事的说道。

    “哦,我就是个奇怪的糟老头,你怎么倒觉得我是神仙呢?”老刘头笑嘻嘻的看着有为,显然是喜欢听这孩子的话。

    “因为您是我的恩人,古人说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那您为我吧做的那些事,我范有为就算挑干了江水也报不清的。”这番话,范有为是一口气说完的,虽然只有一句话,却准备了整整十年,那句古人说的话,还是他从隔壁家上过学的二牛那儿问来的。

    “你这娃娃,别看你没读过书,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老刘头笑着说道,但这句话里的含义他是心领神会的。

    “刘神,刘爷爷。其实我想问您,当年你帮我是因为可怜我吗?”范有为见老刘头并不向传说中的那般古怪,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就也干脆敞开了天窗说亮话。

    “可怜?”老刘头拍了拍有为的脑袋,继续说道:“我呀,是可怜我自己,你不懂,你不懂。”老刘头转过身,背对着有为,目光望向小路尽头,心神荡漾,这一荡漾就荡回了一百年前。

    那一年,初秋,八国联军打进了北京城,烧了皇帝老儿的圆明园,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之久。那一年,初秋北京城外,一个十五六岁骨瘦如材的少年,背着亲生父亲的尸体,一路向南,徒步走回了远在江南的老家,鞋底磨破了,就光着脚走,直走得双脚血肉模糊,只为了一句落叶当归根。

    也是那一年初秋,一个年轻的道士牵着条瞎了眼的老黄狗来到了皇城根,进了紫禁城,不紧不慢的跨过了皇帝寝宫的门槛,见着了病殃殃的咸丰皇帝。须臾之后又转而去了一趟储秀宫,见了一位不当见的人,谈了一番不该谈论的话,这一谈就是两个时辰,然后他牵着狗面带愁容的离开了皇宫,离开了北京城。第二年夏天,咸丰皇帝死在了热河避暑山庄,就在他闭眼的同时,福建武夷山之巅有一白衣道人朝北作了一揖,道了句“贫道尽力了。”

    骨瘦如材的的背尸少年,是在江南道上遇见那牵狗道人的。当时那瞎了眼的老黄狗突然跳出来,冲着少年吼了两声,少年一慌张就摔在了地上,再抬头便看见了那正在拖鞋的年轻道人。后来,那道人为少年穿上了从自己脚上脱下的布鞋,又不由分说的背起了他父亲的尸体,替他走完了剩下的路。再后来,少年当了年轻道人的徒弟,跟着他访遍了名山大川,也走尽了荒村野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