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黄泉归图 > 第十五章 放牛娃与三清

第十五章 放牛娃与三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人进了阴森小路,把三清丢在了路边。一股凉风袭来,三清忙瑟缩着身子来回躲避,但这风又怎么能躲得掉呢?于是他左顾右盼之下,恰巧看到了一旁虚掩着门的无名小庙。于是他小跑着过去,推开了庙门,也不看看是什么庙,就闪身入内避风去了。 等他回过头,看到那庙里供奉着的牛鬼蛇神时,差点儿没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去。而就在他准备迅速离开这小庙时,却听到有人在身后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三清猛的回头看了一眼,可这庙里哪里有什么人呀,他连忙又回过头准备再次离开,这一回头,却看到一个少年,侧着头盯着自己,于是又狠狠的吃了一惊,这次,就真的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咦,你不是那,谁,谁的娃娃吗?你的病治好了呀!”少年见到三清后,出奇的咧开嘴笑了。 “你,你认识我爸?”三清疑惑的看着那少年。 “认识,哦,不认识,我就给他指过路,他还给我这个。”少年说着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十块钱的纸币来。三清则是一头雾水的望着这个奇怪的不速之客。 “本来还想把这钱还给你爸的,不过看你这活奔乱跳的,我就安心的手下了!对了,你爸呢?怎么让你一个人跑到这鬼地方来玩呀。你快出来,可别现在那儿了!”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村口为李老三指过路的放牛娃范有为。见三清还站在那小庙里,他连忙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一句。 “呀!”三清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就跳过了门槛出了小庙。 范有为走上前帮他关上了庙门,再次问道:“你爸呢?你怎么一个人?” “我爸去办一件重要的事了,我是跟着一个救了我命的老爷爷来到这里的。”三清轻声细语的回答道。 “救命你的老爷爷,是罗老太爷吧!”范有为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是,那老爷爷说他姓刘。” “姓刘?”范有为先是有些疑惑,后来他想到了,因为这村里只有一个姓刘的老头。“是,是老刘头吗?”说完这一句,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疯癫老头,一路唱着大戏走进“黄泉路”的场景。 再说那老刘头,撇下三清走进那阴森小路后,他就数着树前行,直到第九棵树前,他停了下来。伸手在那大槐树上摸了一把后露出了得意之色,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长的还真是快,这地方果然是阴气深重。也难怪了,但凡是死人都要走上那么一遭的路,没这么股阴森死气,怎么当得起黄泉二字!”老刘头说到这,就蹲下了身子,把那大黑猫随意的放在了一旁后,他开始用双手在大槐树下的一个坟包上刨土,没一会儿,就刨出来一个大坑,那坑洞里竟然铺满了冥纸,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但看着却像是新的一样。 “算你走运了小畜生,遇到我老刘头,下辈子就可以投胎去富贵人家做人去了。”老刘头刨完了坑后,一把抓起了那只死的不能再死的黑猫,又用另一只手在它脸上抚了一把,黑猫那双瞪得快要爆裂的眼球,竟慢慢的缩小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老刘头又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枚长了青苔的铜钱,轻轻塞进了大黑猫的嘴里。 “走吧,有我这枚钱傍身,路上没人敢拦你!”说着便把那大黑猫丢尽了墓穴里,然后一抔一抔往回刨土。完事之后,他站起身,喝了口酒,又往地上倒了点儿,然后用那条瘸腿在坟头上踩了踩,之后便转身离去。这还没走到路口,就听到有人一惊一乍的喊了句“老刘头。” “谁喊我呢?”老刘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后继续慢悠悠的朝着路口走去。 三清和范有为听到了这一声喊后,不约而同的朝“黄泉路”望去。当老刘头那晃晃悠悠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时,三清露出了微笑,有为却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谁喊我呀?”老刘头走到两个孩子面前,明知故问道。 三清和范有为听到了这一声喊后,不约而同的朝“黄泉路”望去。当老刘头那晃晃悠悠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时,三清露出了微笑,有为却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往后退了一步。 “哦,是有为娃娃呀,你怎么在发抖呀?是怕我吗?”老刘头双手负背,打量着快要有自己一般高的范有为。 “怕,不对,不怕!”有为硬着头皮说道。 事实上,有为是真不怕,也不该去怕老刘头。当年他爸在县里抢东西被人当场打死,消息传回范家村后,村民们都认为他是死有余辜,没谁想要搭把手。偏偏是这个城隍庙里的外姓老头儿看着站在村口哭得不成人样了的有为,对众人幽幽的说了句:“落叶尚且是归根何况是人?而且就算他老子是自作孽不可活,那他儿子呢?先人不进坟,让这娃娃往后的路怎么走!”老人说着说着,竟还有了怒气,于是他连夜敲开了罗家大门,一把拽着为他开门的罗文承转身就走。睡意朦胧的罗文承不明所以,只能跟着师父走了。 结果怎么着,这师徒两人竟步行了一整夜,赶到了县城,也不知从哪儿找到有为父亲的尸体,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范家村,当然背尸体的人是罗文承。 后来,老刘头在后山上挑了块地,罗文承和他弟罗武德一起上阵,把有为他爸埋了,然后又草草立刻块墓碑。从那以后有为竟再也没有哭过了。 因此,从某一方面来讲,村里这两户外姓人家,才是有为最亲的人。罗文承还好,每次见面有为都会主动喊上一声文承叔,但每次遇到老刘头时,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心里明明不怕,明明想上去喊一句爷爷,却又每次都临阵脱逃,远远的避开了。 “好好好,不怕就好,那你跟我来,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老刘头笑着对有为说道,然后转身又走回了“黄泉路”。 有为见状,一时间竟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怎么?不敢来?那就算了。”老刘头摆了摆手,显得满不在乎的样子。 “敢!有什么不敢!”一贯要强的有为终于大步的走向了老刘头。 老刘头笑嘻嘻的走进小路,有为紧随其后,三清又被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了路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